□記者田育臣文圖
  閱讀提示丨父親因病去世,母親突患肺癌,22歲項城市農村小伙孟俊成只能將母親接到身邊,一邊上學一邊給母親看病。母親為了不拖累兒子,將“非自己親生”這一隱藏多年的秘密告訴了兒子,但兒子仍堅持要打工掙錢為母親治病。5月3日,他將母親接到了河南省腫瘤醫院進行治療。昨天,記者見到這位小伙時,他一臉憔悴,已經連續兩天沒合眼。
  父親病逝,母親又被查出罹患肺癌
  昨天下午2點,河南省腫瘤醫院呼吸內科701病房內,孟俊成拎起水壺,倒了一杯水,送到母親嘴邊喂她喝水。母親潘保勤躺在床上,一直揉著肚子發出微弱的呻吟聲,見到記者走入病房,她按捺不住,失聲痛哭:“我可憐的孩兒,是媽拖累了你。”
  孟俊成家住周口項城市付集鎮黃廟村,目前他在廣東省技師學院讀大二。今年2月,老家的鄰居打電話告訴他,母親肺部疼痛,已入院治療。當時他正在廣州打工,得到消息後連夜趕回家。他先後把母親送往項城、周口等醫院,最終確診母親已是肺癌晚期。看到這個結果,孟俊成整個人都傻了。
  2009年,孟俊成父親因中風偏癱後遺症複發不幸病逝,留下他與母親相依為命。此後,他經常利用節假日到處打工掙錢,而這次,與他相依為命的母親也病倒了。
  孟俊成所在學校得知消息後,專門批准他的長假,讓他返家一心給母親治病,同時號召全校為他募捐了4萬多元。然而,母親不願看到他因自己耽誤學業,強烈要求他返校學習。為了能照顧母親,孟俊成與母親商量,他返校繼續上課,把母親接到廣州接受治療。他將母親接到廣州離學校不遠的一家醫院,一邊上學、打工,一邊照顧母親。
  為不讓母親擔心,孟俊成一直沒把病情告訴她。4月初,母親病情突然惡化,開始嘔血不止,在母親的再三追問下,孟俊成最終將“肺癌晚期”的消息告訴了她。“當時俺媽就哭了。”孟俊成說,廣州醫療費高,也不能享受醫保。5月3日,為了減少費用,他只有將母親接到河南省腫瘤醫院進行治療。
  得知病情後,她說出隱藏多年的秘密
  潘保勤得知病情的第二天,便把孟俊成叫到病床前,嚴肅地告訴他,“其實你不是我親生的,你是你爹從鄭州撿來的。”聽到這幾句話後,孟俊成整個人都蒙了。
  昨日,潘保勤向記者提及此事,再次哽咽起來。“我和他爹一直瞞著他20多年,從沒在他面前提起過,就是害怕他跑了。”她說,她也有個親生兒子,在七八歲大的時候,在村邊河中洗澡溺水,再也沒能上來。1992年冬天,在鄭州打工的丈夫忽然抱著一個嬰兒回到家裡。“他爹說,孩子是從路邊撿來的。”當時,兩口子見到孩子,喜歡得不得了。一轉眼20多年過去,在此期間,兩口子害怕兒子得知自己身世後離開他們,從不在家提及此事。
  一個月前,當潘保勤得知自己肺癌晚期後,她才決定告訴兒子。“我以為,他知道身世後,就會離開我。我真的不想拖累他。”潘保勤說,她知道兒子孝順,一直想盡辦法給她治病。但家裡沒錢,他還是個學生,每天四處奔波籌錢,“看到他這麼辛苦,我心裡就難受。”她想把身世告訴兒子,讓兒子離開,好讓自己心安。昨天下午,這個一米七幾的大小伙兒,聽到母親的這番話,抱起母親哭成了淚人。
  常年在外打工,遺憾沒和媽一起過年
  “其實我早料到自己不是你們親生的。”昨天,孟俊成說,由於父親比自己大57歲,母親比自己大42歲,小時候,小學同學到家裡玩,見到父親便叫“爺爺”;家裡沒有一張他小時候的照片;一提及出生時候的事,父母就不高興;而他的長相與父母也並不相像……這些細節,雖然讓孟俊成早就懷疑自己的身世,但他從沒問過父母。
  孟俊成說,雖然自己並非親生,但父母卻一直非常疼愛他,家裡有點好東西,就先拿給他吃。“我不會撇下我媽不管,在這個世界上,她永遠都是我媽。”孟俊成說。
  昨天下午,潘保勤的主治大夫、河南省腫瘤醫院呼吸內科副主任醫師趙紅星表示,經診斷,患者為右肺腺癌,並多發淋巴結轉移,骨轉移。“從片子上看,腫瘤目前已長到直徑六七公分大,腫塊頂住了胸壁,因此病人胸部和肺部會時不時地發痛。”他稱,根據目前情況來看,潘保勤已處於肺癌晚期。
  孟俊成說,他最遺憾的事,便是今年沒和母親一起過年。為了掙錢上學,孟俊成每年假期都會到外地打工,截至今年,他已經連續五年春節沒在家過。今年春節,潘保勤給他打電話說,想讓他回家一起過年,並提到自己最近胸口和肚子一直疼。“我很後悔,當時我為啥沒答應媽回來過年呢?”孟俊成說。
  昨天,孟俊成告訴記者,“無論如何,我也要給媽治病,我一會兒就去找工作。”他說,自己打算在醫院附近找份工作,打工掙錢來給母親看病。  (原標題:病中媽媽:兒啊,你不是我的親兒孝順兒子:娘啊,我絕不會撇下你)
創作者介紹

iz39izcgh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